艾默生网络能源ENP将正式更名为VERTIV

2017-02-06 14:38:00
Amber
原创
2671

Emerson公司拟将其旗下的网络能源(NetworkPower)出售给PlatinumEquity和一些联合投资者。

“Emerson把网络能源业务给卖了。某种意义上,EmersonNetworkPower可谓电源控制领域的黄埔军校。蓝海华腾、汇川技术等上市公司的重要高管,都曾在此供职过。”

遂借此文,聊一聊艾默生网络能源与一些中国企业高管职业生涯的联系。

艾默生将于2016年内出售网络能源业务

网络能源(NetworkPower)总部位于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市(Columbus,Ohio),2015财年实现收入约44亿美元。据其官方网站介绍,公司在交直流电源和可再生能源、精密制冷、基础设施管理、一体化机架和机柜、电源开关与控制,以及连接等领域,为客户提供全球领先的解决方案以及专业的技术和灵活的创新。

如果监管部门批准,这项价值40亿美元的交易,预计在2016年内做掉,之后Emerson将在网络能源(NetworkPower)资产中保留较少部分权益。

对于该交易,Emerson董事长兼CEO——DavidN.Farr将其视为Emerson精简业务以聚焦核心服务市场之计划的一部分。(原文:BysellingNetworkPowertoPlatinumEquity,wehaveachievedasuccessfulresultforourshareholdersaspartofourplantostreamlineEmersontoamorefocusedcompanywithsignificantopportunitiesforgrowthandprofitabilityinourcoreservedmarkets.)

买家PlatinumEquity是什么来头?这是一家在全球范围内对不同行业开展收购、兼并与运营的公司。Emerson和PlatinumEquity算是老合作伙伴了,二者以前就进行过资产买卖方面的交易。这不是本文重点,故不作深入讨论。

细数曾为艾默生网络能源效力的中国企业高管

我们先来看看EmersonNetworkPower中国业务部门的历史沿袭。

在创业板上市公司蓝海华腾的招股说明书第153页,有这样一段注脚:2000年10月9日,深圳市华为电气技术有限公司更名为深圳市安圣电气有限公司;2001年10月12日,深圳市安圣电气有限公司股东深圳市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深圳市华为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将其持有的深圳市安圣电气有限公司合计100%的股权转让给艾默生电气(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同日,深圳市安圣电气有限公司更名为深圳安圣电气有限公司(丹丹注:少了一个“市”字)。2002年3月27日,深圳安圣电气有限公司更名为艾默生网络能源有限公司。

下文介绍的一些中国企业现任高管,多于1965-1975年出生。2002年安圣电气易名为艾默生网络能源时,他们时年27-37岁。

汇川技术核心管理团队

汇川技术主营变频器、伺服系统、控制系统、新能源汽车电机控制器等产品,应用领域涵盖:智能装备与机器人、新能源汽车、轨道交通、工业互联网等,于2010年9月28日在创业板上市。

说起汇川技术,各大主流投资机构与券商研究所的电力设备与新能源行业研究员们都不会陌生。其迅速成长的历程,已成为产业界与资本市场口口相传的一段佳话。

根据公司披露的历史财报数据,2008年,汇川技术实现收入1.95亿元、归属股东净利润0.56亿元;2015年,实现收入27.71亿元,归属股东净利润8.09亿元。这意味着,在7年间,公司的收入与盈利分别增加了13.21倍、13.45倍!而公司的市值则自上市首日(2010.9.28)的99.35亿元成长至281.51亿元(截至2016.8.5收盘)。

这家优秀企业的核心管理团队中,多位成员曾于EmersomNetworkPower工作过,包括:

朱兴明,董事长、总经理;

李俊田,董事、副总经理、研发管理部总监、子公司“汇川信息技术”总经理;

宋君恩,董事、副总经理、董秘、HR总监、投资发展部总监;

唐柱学,董事、副总经理、通用自动化事业部总监,两家控股子公司总经理;

杨春禄,董事、供应链管理部总监;

刘宇川,董事、工业机器人事业部总监;

柏子平,监事会主席,研发管理部总工程师、副总监;

张卫江,监事、电液伺服产品事业部总监;

姜勇,副总经理,两家控股子公司总经理。

以下文字截屏来自汇川技术2015年年报的第73-75页。

艾默生网络能源要卖了 <wbr>多位企业家曾为它效力

艾默生网络能源要卖了 <wbr>多位企业家曾为它效力

下图是汇川技术董事长朱兴明先生在网络上的公开照片。

艾默生网络能源要卖了 <wbr>多位企业家曾为它效力

曾于公司调研活动上见过朱老板几回。他给我的印象是:务实、干练,斯文中透着几分霸气。接待投资者时,他常用简练的语言清晰陈述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汇川过去几年布局的业务,现在做得怎么样了;汇川当下战略如何,正在做哪些新业务;汇川在为将来布局些什么。只要不涉及合规限制与商业机密,朱老板总会认真回答来访者的提问,毫不含糊。关于市场一度关心的外延扩张,他曾很犀利地说,汇川不会为了盲目追求市值而刻意并购。事实上,汇川沿着既定的发展规划做过一些并购,而且很成功,这里仅举一例:公司2015年通过收购及增资方式取得江苏经纬轨道设备有限公司50%的股权,这笔交易使公司成为国内少数几家掌握轨道交通牵引系统解决方案的供应商。

见到宋董秘的次数就更多了。我想,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审美观里,他应该属于挺帅的那类吧。他对汇川了解很深、很透,知识面很广,废话很少。无论投资者和研究员抛出什么样的问题,他总能对答如流。作为研究员,每一次对汇川技术的调研,我都不会空手而归(所获信息合法、合规)。

在此,重申一下:本文不是研究报告,不涉及投资建议。

蓝海华腾核心管理团队

蓝海华腾主营电动汽车电机控制器、中低压变频器和伺服驱动器等产品,于2016年3月22日在创业板上市。其核心管理团队中,多位成员曾于EmersomNetworkPower工作过,包括:

邱文渊,董事长、总经理;

徐学海,董事、副总经理;

姜仲文,董事、副总经理;

傅颖,董事;

时仁帅,董事;

黄主明,董事。

以下文字截屏来自蓝海华腾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期2016.3.8)的第153-157页。

艾默生网络能源要卖了 <wbr>多位企业家曾为它效力

艾默生网络能源要卖了 <wbr>多位企业家曾为它效力

艾默生网络能源要卖了 <wbr>多位企业家曾为它效力

科列技术核心管理团队

科列技术主营新能源汽车锂电池管理系统(BMS),于2015年7月30日在新三板挂牌。其核心管理团队中,多位成员曾于EmersomNetworkPower工作过,包括:

张泱渊,董事长、总经理;

张志国,董事、研发总监;

胡运平,核心技术人员;

尤志毅,核心技术人员;

吕宝良,核心技术人员。

以下文字截屏来自科列技术2015年年报第26-30页。

艾默生网络能源要卖了 <wbr>多位企业家曾为它效力

麦格米特核心管理团队

麦格米特主营智能家电电控产品、工业定制电源及工业自动化产品,目前正在申请上市。其核心管理团队中,多位成员曾于EmersomNetworkPower工作过,包括:

童永胜,董事长、总经理;

王涛,CFO、董秘;

沈楚春,CTO;

高军,定制电源事业部技术总监,核心技术人员。

以下文字截屏来自麦格米特招股说明书(2015年3月26日报送的申报稿)。

艾默生网络能源要卖了 <wbr>多位企业家曾为它效力

英威腾、科士达的部分高管

英威腾主营变频器、伺服系统、控制系统、UPS、新能源汽车电机控制器、光伏逆变器等产品,于2010年1月13日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公司多位高管也曾于EmersonNetworkPower工作过,包括:

郑亚明,副总裁;

张科孟,副总裁;

董瑞勇,研发事业部总监。

以下文字截屏来自英威腾2015年年报第51-52页。

艾默生网络能源要卖了 <wbr>多位企业家曾为它效力

科士达主营UPS、光伏逆变器、铅酸蓄电池、充电桩等产品,于2010年12月7日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公司副总经理、研发总监杨戈戈,也曾为EmersonNetworkPower效力过。

以下文字截屏来自科士达2015年年报第56页。

偶然?必然?

从艾默生网络能源,走出了这么多中国知名企业的高管,包括创业团队,是偶然,还是必然?笔者有几点思考,分享如下,抛砖引玉。

1、中国市场的蓬勃发展,为创业者提供了天赐良机。

2、深圳可谓创新创业之沃土,为新兴产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支持。

上述几家企业,总部皆注册在深圳。对于新兴产业而言,深圳有颇具吸引力的支持与引导政策,产业链配套与金融支持环境也不错。另外,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城市,深圳在过去三十多年的发展中,逐渐形成了浓厚的创新创业文化。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JeanTirole教授曾这样评价深圳:一个新的经济体,如果仅仅依靠仿效,总有一天回报会下降,要靠近领先者,就必须创新,深圳在这方面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学术机构是很重要的,创新经常会来自于大学,所以需要有很好的学生,因为学生将成为未来的创业者。当然我们还需要一个创业家的精神文化环境,深圳已经形成这样的文化了。一个大公司有创业家精神不难,难的是城市要形成创业家精神。

3、优秀企业文化的熏陶,使人受益终身。

对于职场人来说,一家好企业,俨如一所好学校。在优秀企业里打工,员工们会在不经意间养成诸多良好习惯,如诚信、守时、严谨、负责、穿衣得体、举止有节、追求卓越等。即便断了雇佣关系,这些习惯也可以打包带走,永久私藏。

4、老同事之间的相互影响,往往可以起到相互促进、共同提高的效果。

创业的勇气与坚持,对待工作的职业精神,在熟人中间,有时会相互传染的。

5、外企如有意在中国打造长青基业,需要不断审视业务规划、发展战略、薪酬制度和企业文化,与中国员工共赢共荣才是王道。

中国企业成长到一定规模后,企业家们也需要思考这一问题。

最后,回到这些功成名就的企业家的人生经历上面来。他们一步一脚印的偶然之举,成就了后来看似必然的职场与产业轨迹。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